《天籁之战2》仅播一期就被停,音乐综艺想要“回春”必须突破这三点

来源: 镜像娱乐栗子·10-27 12:51
 东方卫视的音乐综艺《天籁之战》第二季在10月15日接棒《极限挑战》的周日档后,仅播出一期便陷入停播。目前,节目官方微博对此并未作出解释。  《天籁之战》第一季时csm52城收视率破2,微博同名话题阅读20亿+,网播量超10亿,单期最高1.2亿,豆瓣7.4分。第二季仍然主打星素结合的招牌,在保留原嘉宾费玉清、莫文蔚、华晨宇、杨坤的阵容基础上,引入新嘉宾张杰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0253.jpg 即便如此,《天籁之战2》首播时csm52城收视率仅0.6%,猫眼数据统计的收视率为0.2%,豆瓣只有91人参与评价,暂无评分。收视率的大幅下滑也有可能是其停播的主要原因。除了《天籁之战》,曾经被视为爆款的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我是歌手》的收视率同样不能同日而语。收视下滑已经成为音乐综艺普遍存在的问题。 爆款收视断崖式下滑 现象级音乐综艺难再现  继《快男》、《超女》后,音乐综艺又出现了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我是歌手》等爆款。然而,纵观音乐综艺近几年的发展,虽然各类“音乐+”的综艺不断涌现,去年更是达到30档之多,但总逃不开“新瓶装旧酒”的通病。在已经饱和的音乐综艺市场上,“现象级”似乎正在与这个占据半壁江山的综艺类型渐行渐远。  今年的《中国新歌声》冠军是谁?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说出他的名字,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是哪个导师带出的冠军。同样的音乐模式,同样的鸟巢冠军之夜,导师的咖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然而冠军却越来越“低调”。音乐综艺的没落,可见一斑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312.jpg 第一季的《中国好声音》横空出世时,不看脸只听声音的新玩法一夜之间深入人心,收视率长期霸占同时段榜首,冠军之夜破6,盛况空前。  作为浙江卫视脱颖而出的王牌综艺,第二季时,《好声音》的冠名费已达到2亿,相较第一季的6000万翻了3倍多。之后,这个数字一直不断扩大,直到去年,冠名费增长至4亿,广告收益超过20亿,成为最赚钱的综艺之一。  然而,其收视率却在反向发展,尤其是因版权问题改名《新歌声》后,收视下滑更为明显。去年《新歌声》鸟巢总决赛收视率为3.9%,今年《新歌声2》开播,首播观众规模为5248万,较上一季缩水了近1395.2万,全季更是以2.213%的收视率创下了历史新低。豆瓣评分也从最初的7.8分滑落到5分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318.jpg 节目结束后不久,那英工作室宣布退出明年《新歌声》的录制,这位带出三季冠军的导师出走,再次成为音乐综艺没落的信号。不过近期,有微博博主称那英已确认参与新一季《歌手》。 《我是歌手》之所以爆火,是其打破了音乐综艺“选秀”的标签,让明星歌手同台竞技。不仅使沉寂多年的黄绮珊、杨宗纬再次翻红,也使一批湖南卫视的二三线主持以经纪人的身份一时炙手可热,现在活跃于荧屏的沈梦辰就是其中之一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321.jpg 但是,不断引进明星参与的《歌手》同样没能避开收视下滑的命运,最新一季的收视率已下滑至1.4%,而上一季还能平均保持在2%以上。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的7.8分滑落到现在的6.4分。  另外,音乐+素人的《天籁之战2》收视已跌落至0.6%,《我想和你唱2》收视在0.5%~0.6%,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的7.2降至6.2;音乐+跨界的《跨界歌王2》收视在0.3%,豆瓣5.1分,音乐+推理的《蒙面唱将猜猜猜2》豆瓣5.5分,收视在0.4%;音乐+儿童的《音乐大师课3》收视在0.2%,《歌声的翅膀》收视不足0.1%……  总体来看,爆款音乐综艺在被综N代不断消耗后缺乏新意,收视率都出现了断崖式下滑。新生代的音乐综艺虽然融入了新元素,但并未打造出新的现象级,尤其在综2代、综3代时,收视率开始出现下滑,口碑也不尽人意。 节目创新流于表面 明星和“综艺效果”成最大看点  音乐综艺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,新老节目集体遇冷,下一个现象级遥遥无期。但依然有新节目继续“视死如归”,比如11月即将上线的《不凡的改变》,单从官宣来看,和《天籁之战》属于一个套路,素人+改编,溅起水花的可能性不大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15.jpg 纵观国内的音乐综艺,在《好声音》和《歌手》后再无爆款,归结以下几点原因:  1. 创新流于表面  《好声音》在改名前,全部照搬外国模式,在国外已经成熟的团队手把手“帮扶”下,原比例打造出中国版《好声音》。当然,《好声音》团队确实良心,不仅请到有“中国第一贝斯手”之称的零点乐队王笑冬担任乐队总监,还有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音响总工程师金少刚担任音乐总监。对音乐本身的精益求精也是其节目成功的关键所在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19.jpg 之后,《好声音》没了版权,改名《新歌声》,只是把转椅变成了滑车,改一改节目赛制,模式几乎未有改动,便自诩原创,未免有些自欺欺人。《歌手》与《好声音》如出一辙。  后来的综艺同样如此,比如星素结合的节目现已有三档,形式大同小异。最近政策多次提到鼓励星素结合,在节目中增加素人比例甚至会被制作方宣传成创新。实际上,创新应该更注重节目内容、剧本开发、形式过程,而不在于增加了素人比例。 而且综艺复制的速度越来越快,节目同质化和“伪创新”在不断消耗着观众已经濒于疲劳的审美。  2. 对明星过度依赖  音乐综艺原本起于选秀节目,刚开始的《超女》、《快男》几乎都是素人,明星的存在感并不强。但是近几年的音乐综艺已经出现了“拼咖位”的势头。《好声音》的导师第一季时已经是那英、刘欢、哈林、杨坤的阵容,后来引入周杰伦缓解了出现颓势的收视率,但现在引入陈奕迅后,除了火了两人的CP外,节目收视率一滑再滑。  《天籁之战2》除了原嘉宾阵容再加上新嘉宾张杰。同类型的《梦想的声音》在原嘉宾基础上每期再邀请一位X嘉宾。主打翻唱+情怀的《金曲捞》请到的嘉宾已经上升到徐怀钰、谭咏麟、辛晓琪、黎明这样级别的歌手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23.jpg 明星已经成为音乐综艺保证收视率的重要手段,可惜的是,从目前音乐综艺整体滑落的收视和口碑来看,这个手段并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。  3. 节目重心向“综艺效果”倾斜 《好声音》和《歌手》在刚出现时,虽然已经开始注重综艺效果,但重心还在音乐品质上。节目对音乐本身的把控是一大看点。但音乐综艺随着缺乏新意的不断复制,逐渐陷入改编和翻唱的死胡同里找不到新的爆点,即便加入了音乐之外的元素,在音乐创作上并无新意。 无论是选秀还是星素结合的综艺,节目的制作团队更期待“制造”出综艺爆点,而不是依赖音乐本身去留住观众。比如《好声音》最新一季嘉宾互动时长占去节目的比例越来越大,留给选手的空间被一再压缩。观众看陈奕迅、周杰伦的兴致远远超过了听选手唱歌,这也是《好声音》在打造出吴莫愁、吉克隽逸之后,造星能力大不如前的主要原因。  再如《天籁之战》或者《梦想的声音》,明星歌手进行即兴改编时,节目组不断加大改编歌曲的难度,比如华晨宇改编《我的滑板鞋》、《易燃易爆炸》,或者林俊杰改编《女儿情》,张杰改编《回娘家》,歌曲本身的风格与歌手的风格之间的反差越大,综艺效果越好。然而,节目组虽打着星素结合的旗号,素人却并未出现在“反差”的综艺效果里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27.jpg 音乐综艺的重心从“音乐”转向“综艺”也表明,该类综艺在节目模式成熟之后,已经被深谙此道的观众逐渐抛弃,不得不依靠音乐之外的其他力量来留住观众。音乐综艺的整体没落也迫使综艺人不断反思该如何走出这个怪圈 音乐综艺“回春”依赖细分、原创、w88优德化 既然音乐综艺有这三大失败的点,那么音乐综艺应该怎么做? 1. 细分市场 今年夏天爆火的《中国有嘻哈》4小时播放破亿,单期最高播放量4亿,给音乐综艺带来一个发展的新思路——小众化、细分市场。嘻哈作为一种小众音乐,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几乎人尽皆知的普及力度,不得不算是一个现象级节目。在造星上更是极其成功,前15强均在节目后出场费过10万。冠军PG ONE和GAI更是在节目后微博粉丝增长至百万级别,并得到与w88优德《蜘蛛侠》、《缝纫机乐队》等合作推广曲的机会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31.jpg 同样爆火的音乐综艺还有《明日之子》,这档从始至终都在主打年轻群体市场的综艺,不仅在节目中加入二次元歌手赫兹,还在节目全程引入网络直播渠道,极大地贴合了95、00后的用户习惯。  2. 精耕原创 《明日之子》的冠军被毛不易拿下,他的原创歌曲《消愁》等在节目后刷爆微信、微博等社交网络,让市场看到观众并不是对音乐失掉了兴趣,而是对不断翻唱、改编缺乏新意的音乐失掉兴趣。 微信图片_20171027111542.jpg 《嘻哈》中rapper们的freestyle本身就是一种原创表演,它给观众带来的除了嘻哈文化,还有原创作品散发的独特魅力。 3. w88优德化 无论《嘻哈》还是《明日之子》,它们细分市场都是为了在同质化的音乐综艺中寻求创新和改变。《明日之子》紧抓90、00后的观看习惯,本身就是思维模式的与时俱进。 这两档网综的火爆也反映出w88优德化是音乐综艺更深层次的发展方向。在w88优德时代,就要用w88优德思维做新时代的音乐综艺,否则,无论是固守综N代,还是停于表面的简单复制都会被不断向前的时代所淘汰。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00-2016 DIANKEJI.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.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-4
微信关注

w88优德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